TMD大佬往事:张一鸣、王兴、程维的三个路口


深燃财经(shenran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琼恩

编辑 | 瑟曦

六年前的中国互联网,就好像柏林墙倒塌之前的德国一样,世界一分为二,一边是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超级巨头,另一边是估值100亿美元以下的创业公司。

彼时,王兴35岁,第四次创业,公司估值60亿美元。加盟过王兴饭否项目的张一鸣,创业后兜兜转转,当时正在做今日头条,估值也5亿美元了。比王兴小四岁的程维,从阿里离职创办的滴滴,估值30亿美元。

当时他们都距离BAT很远,但后来打破BAT霸权的,正是这三个人。那是柏林墙倒塌的前夜。

2015年,在那场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大并购浪潮中,滴滴快的合并,美团点评合并,张一鸣在次年推出抖音,于是,一个与BAT相对应的词开始流传——TMD。

美团、字节跳动、滴滴,这三家被合称为TMD的公司,在当时被视为中国互联网格局潜在的颠覆者,填补了互联网天平两端之间的空白。

时至今日,五年过去了,BAT不再是当年的BAT,TMD也变了模样。

美团越来越强,王兴这个“几乎犯过所有创业者会犯的错”的男人,终于把美团推上了2000亿美元市值;滴滴被三起安全事故打中了要害,过去两年停滞不前,几乎要掉出TMD阵营;字节正在经历中国互联网公司有史以来最有挑战的一次国际化危机。

人们没想到的是,困住滴滴的,不是它眼中八爪鱼般的竞争对手,而是它自己;能消灭TikTok的,不是快手更不是腾讯。即便强大如张一鸣,推倒了互联网世界的柏林墙,却跨不过真实世界的鸿沟。

TMD再一次站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。这一次,们将往何处去?

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,过去十年,有三个关键的十字路口,决定了今天TMD的样子。如今它们正在走的路,正经历的挑战,正面临的困局,都在它们当年经过那些路口时,标好了答案。

第一个路口:融资与站队

三个创始人里,一开始张一鸣是最不被看好的。

张一鸣一副斯文的程序员外表,小眼睛,戴眼镜,不露锋芒。他说起话来温文尔雅,没有很多CEO的那种慷慨激昂,也没有生意人的市侩气息。他喜欢聊算法,不习惯讲故事。

今日头条早期第二轮融资,他去找投资人,对方问他,“个性化推荐引擎那么多人失败了,为什么你觉得你能成?”张一鸣答不上来。回家后他反思,觉得自己发挥不好,好像说的问的都不能对上口型。那一个月,他连续见了30多个投资人,说话太多导致失声。

2014年版权风波,今日头条被围攻。张一鸣去找张朝阳,提出让搜狐投资入股,张朝阳没看上。他又去找新浪曹国伟,在C轮拿到了新浪的钱,但三年后新浪就卖掉了头条的股份。

那个时候的今日头条,是一个被很多人吐槽“很low”、进不了巨头法眼的产品。

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,张一鸣自始至终没有拿BAT的钱,甚至在新浪之后也不再拿互联网公司的钱,他的融资几乎全部来自国际化的VC机构。而且从A轮开始,他只融美元。

这让字节跳动成为TMD中唯一一个没有站队BAT的公司,从而远离了巨头的代理人战争。所以后来张一鸣推出抖音,跟腾讯正式开战,高薪从百度挖技术人才,成群结队的百度工程师流向字节,抖音甚至自己做电商,切掉第三方商品链接,要形成闭环自立生态。

这或许是张一鸣早就想到,BAT早该预料到的事情。

和张一鸣相反,王兴的起点是最高的。在创办美团之